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在世界各地,前人都留下過怎樣的生存痕跡呢?

蓁走過世界的足跡,從來不比哥哥們的少。除了音樂工作上需要走遍各地外,她喜歡自己去遊玩,一個人。雖然總會被哥哥們碎碎唸說不要總是一個女孩子自己去外地。

奢華的宮殿、童話般的廢墟、肅穆的古蹟,這些古老建築講述著他們的歷史。 喜歡去看、去感受,然後記錄下來,用她最熟悉的黑白鍵。
感受前人創造的美好,再用自己的方式去留起,這是她能給自己最浪漫的禮物。

摩亨佐-達羅遺跡,又稱死亡之丘。
她一邊奏著自己為這個地方寫下的曲子,一邊回味著那神秘的地方。

如果菫也來的話,她一定會喜歡那個地方。
如果她在。
她大概會作畫,或者拍照作為創作素材。

蓁把曲子錄了起來,想傳給她。
最後沒有。


蓁把信封拿出來,寫下她的地址,放了張演奏會的門票。

下個演奏會,就以"死丘"這曲子作主調吧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房間的濕氣漸重。

他坐在房間中央的紫檀木椅,用力地深呼吸,彷彿要把身邊的水氣都吸進體內。
閉上呼吸,試圖借用被困在自己裡面的水份和檀木香去記起甚麼。

事實是他並沒記得起誰。

那夜是誰倚著紫檀木椅帶點疲憊的轉過頭來喚他。



「紅蓮。」

自己或許被剛才浴室裡過熱的水蒸氣昏得有點暈眩。只是反射性地沿著那人的聲音走過去。

那人吻過他血色不足的唇,去掉他銷骨上殘留的水。拉開距離,看著他,手指輕輕地卷著他耳邊的曲髮。然後又靠近他耳邊。


然而,那夜那誰的耳語是甚麼,他忘了。
反正,水氣也漸漸褪去。

都褪去了。
回到寢室時已然午夜。
放在床頭的燈卻依舊亮著。

「敏?」
沒有回應。

這才注意到撒落在床上的一頭象牙色長髮
水滴沿髮梢不住的滑落 把枕頭套都沾濕了一片。

「今天好晚哦……」
床上的人微微動了
軟綿綿, 沒睡醒的聲音。

「嗯...抱歉...。
不過你這樣睡著的話會感冒的哪。」
說著把毛巾往那頭美麗的金髮搓揉幾下
正想轉身去拿吹風機的時候



「會擔心的話就不要讓我一個人睡啊,笨蛋」




togw01.gif
  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