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記得那天,父上大人牽著一個男孩回家,走到我面前。
「緒司。他就是專屬於你的家臣。」
我看著那比我少一點的孩子,他低著頭沒看向我。
「從今天起,他會一直守在你身邊。」

守。那男孩叫守 マモル。


ね、マモ。
對你,我從來甚麼都不用說出口。
我知道你都知道了。


ねーマモ。
有時候我想,哪天你不再守在我身邊,我會怎樣。
我想不到,我只猜你會死去。
然後,我也會。


ねーマモ。
如果你真的想知道,
我會答,我不喜歡你,一點也不喜歡你。
只要我從來不以愛情的方式擁有你,
我就不會失去你。


ねーマモ。
那天與那男孩的相遇,不論是命運與否,
有著甚麼理由也好,我都感激父親帶來的男孩是你。



記得小時候,某次我們吵架吵得很害,
我叫你離開,以後也別跟在我身邊。
於是你默默的開門走了出去。

其實在你轉身之前我已經後悔自己說了這樣的話。
那時的我衝出門口,看到你坐在門外。

你一邊哭著一邊問我,從眼裡掉下來的是甚麼,為什麼一直不受控制地掉下來。
我抱著你,告訴你

你不用知道這是甚麼,它們不會再出現的。


ねーマモ。
如果那天你真的走了,你會怎樣呢?
我想你會比現在幸福。

其實不會,即使你真的走了,我也一定會抓你回來。


ねーマモ。
自從那次之後,我再沒有看你哭過了。
那是你唯一一次哭了,也是我唯一一次叫你離開。


ねーマモ。
如果把你留在我身邊會毀了你的一生,
那很抱歉,我只能下輩子把一生還給你。

這輩子,無論如何,你都要留在我身邊。


Tsukasa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Photo 4月 23, 18 29 00


無法移動的花蕊,只能被動苦等自由紛飛的那隻心儀的蝶。
一直等到盛開的花慢慢枯萎,緩緩凋謝。

很抱歉我並沒有這種高尚的情操。

對我眷戀的蝶,我就只能作織網的蜘蛛,用盡一切來把他留在我身邊。
我就是那隻展開網偽裝成花的赤色蜘蛛,等待著紛飛的你落在我身邊。

生為誰開花,死為誰蝶化。
你決定好了嗎?蝶。


Tsukasa
IMG_3381.jpg

今天清晨開車時看到窗外的雲。

那時候某人還在睡,我出門的時候你完全睡到沒知覺一樣,
所以你應該沒看到吧?拍下來給你了。

真不明白這樣睡死的人怎當醫生的。


Tsukasa.
  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